• 元宇宙:本站分享NFT/元宇宙相关资讯,资讯仅代表作者观点与网站立场无关,仅供参考。
  • 元宇宙
  • 游戏头条
  • 《恐惧饥荒》登顶steam背后,“狼人杀”在电子游戏里的最新方向

《恐惧饥荒》登顶steam背后,“狼人杀”在电子游戏里的最新方向

  • 2022-04-25 13:29:43

 

 

在电子游戏领域,狼人杀如何走出一条不同的道路?

 

从线下到线上,复盘“狼人杀”大起大落

 

说起狼人杀的起源,还得追溯到上世纪80年代。

 

狼人杀最初起源于1986年莫斯科大学心理教授德米特里·大卫杜夫发明的一种用来观察大众反应及表情的社交测试游戏——Mafia(黑手党)游戏,采用扑克牌来代表杀手和平民,是玩家间以对话的方式进行推理、欺骗的游戏。曾经在国内风靡一时的《天黑请闭眼》便是从黑手党游戏的基础上演变而成。

 

 

大多数玩家的初恋:《天黑请闭眼》

 

由于开源的玩法,全球各地的玩家都在这一基础上加入了不同的背景和规则。1997年,美国安德鲁·普罗特金在黑手党游戏的基础上结合了狼人传说的背景,这一改编让游戏设定更为严谨,也便于加入新的设定和规则,使此类玩法得到更广泛的传播,狼人游戏便以此诞生。

 

 

安德鲁·普罗特金

 

不过,无论是黑手党游戏还是狼人游戏,规则往往都仅限于口头设定,如同斗地主等民间游戏一样,虽然有所沉淀,然而很久以来都未实行商业化。直至2001年以桌游形式进行的狼人游戏逐渐流行,并且有了范式。其中法国知名桌游厂商Asmodee出版的桌游《米勒山谷狼人》在国内最为常见,成为了大多数人的第一款狼人游戏。为了适应国内玩家的习惯和提高玩家体验,国内玩家在原有规则的基础上进行改动,诸如多职业的加入,轮次发言等规则让游戏更具可玩性,同时因《三国杀》的热度,让游戏后来在国内形成统一称谓:“狼人杀”。

 

 

《米勒山谷的狼人》和如今《狼人杀》算是两个游戏了

 

虽然狼人杀本质上是仍是角色扮演游戏,然而由于核心快感来自玩家所处身份下进行推理并取得正向结果后收获同伴认可,满足了玩家的寻求社交以及被认可的双重需求,成为了多数年轻人的聚会游戏首选。

 

游戏体验的主要情节为数个玩家分为两队,平民和神职为一方,狼人为一方,双方呈非对称性对抗,在所有人身份隐藏的前提下通过轮次发言找出狼人,以欺骗和推理来解决冲突并帮助所在一方取得胜利。在此过程下社交性寄于游戏性中,狼人杀让许多疲于工作而减少社交的年轻人能从中找回感觉。

 

2015年至2016年期间,狼人杀迎来快速成长。同样是年轻人最关注的综艺节目以及直播内容,在科普这一新兴社交娱乐内容后,狼人游戏瞬间引爆市场,更让狼人杀在随后一段时间风靡全国,甚至在线下出现各大狼人杀俱乐部。

 

 

曾经国内顶级狼人杀俱乐部——JYCLUB

 

嗅到商机的人也开始希望把这一线下娱乐推至线上。2017年初,诸多狼人杀APP如雨后春笋般涌现,方便、快捷、易组局等特点成为此类游戏应用的卖点,不少线上狼人杀APP下载量飙升,几个头部产品常驻在各大应用市场、游戏中心前列。

 

 

 

狼人杀APP确实也采取线下主流的玩法规则,玩家在线上当然也能体验狼人杀的推理乐趣,同时互联网也确实帮玩家免去了麻烦——不用花时间找地方,不需等人齐,还无时无刻都能给你组一局。不过,原封不动的搬至线上的狼人杀,并不能代替线下场景独有的社交感受,少了线下的临场互动、表演交流等等,快餐式的体验以及玩法雷同并没能给玩家带去更多的新鲜感。

 

不仅如此,相比网杀(线下狼人杀),面杀(线上狼人杀)更是不断在抬升新入玩家的门槛。面杀玩家在游戏时除了分析其他玩家阐述的内容逻辑外,从面部表情和肢体行为上进行揣摩判断也是重要的一环,而网杀主要是通过聆听,更多的依靠语言进行推理,表演性质的缺失也让网杀难度骤升。其次还有大量的专业术语和约定俗成的规矩成为了新老玩家之间的隔阂,产生了两级分化的现象。这都让原本作为聚会游戏的狼人杀,娱乐性降低,竞技性变强。

 

 

 

事实上,在笔者体验过的网杀游戏里,不了解规则的新人时常会陷入浑水摸鱼的状态,往往还没搞懂局势就被刀,要不就直接跳过发言没能报出有效信息,容易遭到其他玩家嫌弃。当然,这也不只是线上狼人杀才存在的问题,只是线上狼人杀在这一问题上表现更为显著。不久,整个“狼人杀”所剩下的用户大都是资深的老玩家了,无法留住新增用户是狼人杀开始走下坡路的重要原因之一。

 

 

百度“狼人杀”搜索指数:近年来狼人杀的热度少了昔日的辉煌

 

另外,线上狼人杀多为陌生人社交,在整个游戏体验过程中也可能会出现不好掌控的状况。

 

 

 

黑手党游戏经历了20几年的发展所衍生出的狼人杀,从原来作为社交测试游戏到成为线上社交游戏的头部产品,足以证明了这一品类下的规则机制设定是存在一定的可行性的。除了头部狼人杀APP继续展示游戏的生命力,不少新游也开始提炼狼人杀里的玩法机制,融合到产品里形成吸引点。

 

当“狼人杀”遇上电子游戏

 

事实上,国外早已有许多游戏厂商围绕着狼人杀在原有的基础框架进行创新,通过更具电子游戏特征的方式演绎,近年来诞生了不少另类的狼人杀游戏。

 

如果有了解过这些产品,可以发现在称呼它们时常会采用狼人杀相关的别称,例如《Among Us》被称为太空狼人杀,《冬日计划》被称为雪地狼人杀,《恐惧饥荒》被称为航海狼人杀,虽然这些产品里可能有着多个玩法体验,甚至核心体验可能是RPG或者是生存,但大家会以“场景”+“狼人杀”去指代它们,成为很多涵盖狼人杀机制的游戏的通用名称,进入到这些游戏中,一些被扮演的角色也会习惯称为“狼人”。

 

在2020年疫情期间,一款时隔两年才引来热议的“太空狼人杀”《Among Us》成为了当时的一款现象级游戏,以2.64亿的下载量登顶2020年移动端用户下载最多的游戏。

 

 

 

这个由InnerSloth 工作室开发的线上多人游戏虽然被称为"太空狼人杀",但设定上与狼人杀的鼻祖黑手党游戏更为相似,少了职业划分和轮次发言的规则,继承了非对称对抗和社交互动的核心体验。不同的是,游戏体验从纯对话的形式转化到实时操控,玩家在太空船上完成修复任务,狼人则以隐藏身份暗杀船员或破坏飞船取得胜利,在这期间一旦发现尸体可发起会议进入开启会议对话投票环节,自由活动的方式和实时操作也大大改变了游戏的乐趣。

 

 

《Among us》在体验和操作上接近休闲竞技游戏,本身的上手门槛也较低

 

相较线上狼人杀APP,《Among Us》一定程度上弥补了网杀里表演性质的缺失。举个例子,当身为内奸的你在猎杀时不慎被其他玩家目睹,作为同处案发现场的目击者一样拥有嫌疑,此时,具象化的时间、地点、行动等客观因素给予了玩家提供了更多的线索,这种在特定背景下进行的推理,比单纯从语言逻辑上去辩驳,能促使玩家更好地聚焦于事件本身。加上在游戏设定下每个玩家追求的目标也更为明确易懂,重新调动了玩家对推理型非对抗游戏的热情。

 

另一款在2019年由独立工作室 Other Ocean Interactive开发的《冬日计划》(《Project Winter》),则通过把生存玩法与狼人杀进行结合,给玩家在熟悉的味道上带去了新的体验,游戏上线steam以来最高在线玩家达到3.8万。

 

 

 

该游戏是以生存为主,狼人游戏为辅的雪地狼人杀,引入了生命值、饥饿值、寒冷值这几个生存要素,不仅要在冰天雪地求生,还要小心“狼人”的黑手,让生存体验变得更复杂,也更有趣,大大提升了玩家的“生存体验”。此外,游戏也增加了更多的身份设定,像狼人阵营里也有医生和科学家,大大提升游戏身份的不确定性和可玩性。

 

 

 

相比《Among Us》,《冬日计划》在游戏里要做的事情更多,对狼人的判定也更为复杂。游戏中设置了大量需要策略合作才能完成的任务,在此过程中平民玩家在搜集任务指定的资源时和狼人斗智斗勇,平民为了完成任务要尽量把真正的狼人“票选”为流放人员,狼人则拥有如投毒、偷袭等许多手段伤害生存者。

 

 

 

因引入了隐藏身份的狼人真实玩家,对生存游戏的策略体验得以大幅提升。无独有偶,今年1月份上线的《恐惧饥荒》(《Dread Hunger》)又一次掀起了生存狼人杀的浪潮,上线近两个月时间里长期保持着Steam热销榜第二的成绩(日前也超过了老头环,受欢迎程度可见一斑)。

 

 

 

如果说《冬日计划》让备收海外玩家喜爱的生存游戏有了全新感受,那么拥有“第一人称”、“RPG”元素的《恐惧饥荒》则是这一方向下的新的集大成者。

 

为了加深扮演代入感,《恐惧饥荒》更是采用第一人称视角,同样是以生存为主,玩家需要在恶劣的环境中去野外搜集资源和储备道具物品,同时融入了传统RPG,玩家身份进一步细化,扮演船长、厨师、工程师共8种职业角色,在航海过程中各司其职,通过获取煤炭资源作为动力,在有限的时间内合作将船驶将终点。

 

 

做饭的做饭,开船的开船

 

此外,不同职业还有专属技能和道具,作为少数派的“狼人”也赋予了独特的技能,玩家能够持有武器或制作炸药等道具进行战斗,因为武器和第一人称战斗的加入,开局一言不合就开干的场面也不在少数这种特定的职业扮演和生存战斗元素造就了一款别致的RPG生存狼人杀。

 

 

 

从引入狼人杀机制的游戏发展来看,《Among Us》融合了场景互动的玩法,由纸上谈兵转变为实时操作,使其更具游戏性和趣味性。而且相对易懂的事件起因,也一定程度上降低了上手门槛,让新手玩家也能更好的融入游戏。而《冬日计划》和《恐惧饥荒》的狼人杀玩法则都是建立在生存游戏的基础上,加入了对抗,去掉了固定发言环节,全程自由语音沟通,相对的推理和票选部分的占比较少。这三款游戏都保留了狼人杀里社交体验以及隐藏身份的乐趣,结合电子游戏强交互强代入的特点将这一乐趣放大。

 

可见,和游戏题材、玩法进行融合,不再仅聚焦于推理,而是发挥狼人杀拥有的特定元素,也是有机会让狼人杀拓宽演化的路径。

 

类狼人杀游戏都有哪些优势?

 

实际上,在《Among Us》爆火后,把狼人杀与游戏相融合也被越来越多厂商认可,开始尝试在该赛道上着手布局,例如网易推出的传统狼人杀app《狼人杀—官方正版》中的“跑跑狼人杀”模式,腾讯《和平精英》推出的“谁是内鬼模式”,以及网易阴阳师IP打造的新游《阴阳师:妖怪小班》。那么,这类狼人杀游戏又具备了哪些特性?

 

首先是继承了狼人杀经典的社交属性,无论是熟人社交还是陌生人社交,这类社交潜行游戏,在年轻人有巨大社交需求的今天,能作为一个热门题材满足玩家的交友体验,核心是社交聚会游戏的狼人杀将能以新的形态持续活跃。

 

同时,狼人杀的属性和直播平台天然强相关,资源不对等的非对称对抗和社交潜行的核心玩法都充分展现了这类游戏的戏剧性效果,因此,类狼人杀游戏在直播领域和视频创作上往往也会收获更大的流量。上线两年后才爆火的《among us》正是因为在全球各大直播平台的带动下大火一把。

 

 

《狼人杀》“国服第一狼人”之称的JY在直播《恐惧饥荒》

 

其次,如第一部分所说,狼人杀发展至今,新手玩家在陌生人社交方面显得有些力不从心,而更具电子游戏的演绎方式让每个玩家都能发挥各自的作用价值,明确的游戏任务实现大多数玩家的参与感,减少了类似“这里平民一个,过”的发言情况出现。

 

目前,类《Among Us》的游戏已经遍布了手游、端游、主机等多个平台,自2020年后每过一段时间都能在市面上看到一款不同题材不同玩法的“xx狼人杀”游戏出现,尽管都没能像《Among Us》一样火爆,但确实也取得了不错的成绩,足以说明这类游戏在全球范围内已经养成了不少受众人群。

 

而以电子游戏形式演绎的“狼人杀”,在更游戏化的交互体验呈现方式下,发挥狼人杀独有的社交潜行元素,像生存狼人杀,建造狼人杀,开放世界狼人杀都是可以尝试的方向。如此前提及的几款游戏都保留了狼人杀的社交潜行元素,进而在玩法和最终目标上得以创新,不仅继承了狼人杀的特点,又提升了玩家的体验维度。

 

社交性是一款游戏在今天成为爆款下的重要因素之一,狼人杀崛起经过了市场的验证,从Mafia(黑手党)到狼人杀,这类游戏能够在长达20年的时间里风靡全球,说明其内核有击中人性的一面。

 

而从《Among Us》爆火能看出,“狼人杀”能在互联网上进一步进化。针对游戏设计做多元的融合创新尝试,设计出符合特定人群的产品,不管是《Among Us》般偏向休闲娱乐的设定,或如《冬日计划》、《恐惧饥荒》强调硬核体验,注重策略玩法,都有机会给玩家带来有别以往的不同乐趣。同理,像如今火热的另一个聚会游戏——剧本杀,或许在未来几年,也会被创作出受欢迎的以剧本杀为核心玩法的全新游戏。

 

 

 

往期推荐

 

 

合作请联系


商务合作/融资对接(微信)

西瓜:18659030320

刘威:18948723460

文静:mutou_kiki

 

Copyright © 2022.Company 56987.cn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备案/许可证号:沪ICP备2022007263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