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尼布林德(教练范尼开启进阶模式)

khuboni 2022-08-06 90阅读

随着希丁克的正式就任荷兰国家队主帅以及克鲁伊维特的离职,又一位前荷兰巨星拿到了郁金香助理教练的职位,那就是刚刚退役两年的范尼斯特鲁伊。上赛季还是埃因霍温U17实习教练的范尼,只用了一年的光景就成功为自己谋求“高富帅”的职位,实在是人生赢家。而这位小禁区之王和足球的纽带也将延续下去,对荷兰足球而言是一件幸事。

撰文/《足球》报记者陆逸 范加尔的新红魔在季前赛上展示出卓越的实力,荷兰名帅的新赛季越来越让人期待。与此同时,他离开的荷兰国家队教练组接班人也逐渐定型。随着希丁克的正式上任以及克鲁伊维特的离职,又一位前荷兰巨星拿到了郁金香助理教练的职位,那就是刚刚退役两年的范尼斯特鲁伊。

荷兰足球历来有大胆培养退役球星的传统,范巴斯滕、克鲁伊维特、德波尔都没有太多执教经验和成就,就承担起重要的教练职位。范尼又是一个例子——这位还没有拿到教练证的超级射手如此前荷兰足协就已确认的那样,顺利进入希丁克的教练班子,担任助理教练。

他一度不想执教鞭

2012年夏天范尼决定结束长达19个赛季的职业足球生涯,他的最后一站是西班牙马拉加俱乐部。在那里,他和目前执教曼城的名帅佩莱格里尼共事,因此目前曼彻斯特的两家球队分别是他的两位恩师在执教,范尼自己也承认因此对曼城有“一定好感”。

退役之后,范尼去哪里了?这位前曼联、皇马的超级射手在挂上球靴之后消失在了人们的视野中。后来他透露,那一年,范尼带着家人在西班牙著名的度假胜地马尔贝拉休息去了。19个赛季的戎马倥偬,当他终于因为伤病和年龄的影响难以继续之后,范尼也体会到了失落。他在马拉加最后一个赛季,只有四球入账。这一年,他把大量的时间都留给了妻子、女儿和儿子。就在美丽、优雅的马尔贝拉海滩,范尼和儿子连恩踢球嬉戏。如今已经六岁的连恩是铁杆梅西球迷,他曾经在个人社交媒体上传过儿子身穿梅西球衣的照片。

除了陪伴家人,范尼的主要工作重心是在慈善事业上,作为全球著名的NGO机构,SOS儿童村的大使,范尼早在1998年还在荷兰青年队踢球时,就已经对慈善事业产生兴趣。除此之外,范尼偶尔在电视台评评球,踢过元老赛,生活过得十分悠闲。

范尼一度并不知道退役之后他究竟能做什么,但他在结束职业足球生涯前很明确的意识到自己并不想执教,“我总是说我绝对不想当教练。”弗格森教出的弟子很多都走上了教练的路,保罗·因斯、史蒂夫·布鲁斯、索尔斯克亚、罗伊·基恩等等,都在退役前就开始考教练证。范尼有点迷茫,而在马尔贝拉休假的一年,他终于想清楚自己未来的目标。

“我在马尔贝拉的一年,逐渐接受了退役的现实,并且好好整理了一下过去20年的经历。我也逐渐理清了头绪,知道自己未来的事业所在。我用了一年的时间,弄明白了我的兴趣——那就是把我的足球经验在未来很多年传递下去。”

当教练的决定,是在2013年5月做出的,范尼很快就给自己找到了东家。荷甲豪门埃因霍温为他敞开了大门,而这里曾是范尼职业生涯的更大跳板。

从埃因霍温到国家队

2000年,那个吸引了弗格森全部注意力的射手,就来自埃因霍温。在这之前,范尼在海伦芬也踢过球,在埃因霍温的三个赛季,他收获了62个进球,绝对是招徕欧洲豪门关注的更佳成绩单。当然,2000年转会曼联的交易因为范尼的重伤推迟了,直到第二年夏天,范尼迎来自己第25岁生日时,他才如愿加盟老特拉福德,1900万英镑的转会费创造了当时英格兰的转会纪录。在13年之后,范尼重新回到埃因霍温的训练场,不过身份变了。范尼从当年的少年天才,变成了正在学习教练课程的准教练。他及时赶在2013/14赛季开始前,进入了埃因霍温青训营,成了俱乐部17岁以下梯队担任实习教练,这也是他三年教练课的一门功课。

在U17梯队实习期间,范尼其实是后卫教练德克斯的助手,而不是给前锋们授业解惑去的。荷兰俱乐部给所有希望担任教练的年轻人们提供便利,和范尼同时期进入埃因霍温实习的还有岑登和奥耶,岑登此前在切尔西当临时教练贝尼特斯的助教,他进去后被分配到了青年队。而奥耶则拿到了U19梯队的实习机会,辅佐该梯队主帅延森。

范尼在去年夏天接受英国媒体采访时向记者证实,“我将在今年9月开始我的教练课程,学习地点是在荷兰,我从九月开始进入埃因霍温,在那里取得我的执教经验。这是我课程的一部分,我很期待看看未来我会取得怎样的成就。整个教练课将延续三年,所以对我来说是件大事情,我打算慢慢来,一步一步往前走,不着急赶着上岗。”

但荷兰足协并不是这么看的。当希丁克的教练班子筹集完毕前,就已经有传闻称范尼有望进入国家队担任助手,这对才在青年队积累了一年经验、而且还没有拿到教练证的教练“菜鸟”来说是个巨大的进阶。原先师从范加尔的丹尼·布林德继续留在团队内担任希丁克的助理教练,按照已经有的协议,2016年欧洲杯之后,丹尼·布林德将会接过希丁克的教鞭,正式成为荷兰国家队的主教练。主帅传统的传承,就是这样形成的。

如果课程顺利,2016年欧洲杯之后范尼将拿到教练证,可以在欧洲联赛正式上岗了。因此,给他提供国家队助理教练的职位是双赢局面,一方面在已经有了丹尼·布林德的情况下,范尼可以在相对压力较小的工作环境下,从名帅手中学艺,也是荷兰教练群的人才储备;而对范尼来说,执教国家队的收获肯定不是一家俱乐部青年队可以相比的,两年之后,范尼或许可以直接选择一家俱乐部上岗,届时已是自信满满。

少帅范尼,只用了一年的光景就成功为自己谋求“高富帅”的职位,实在是人生赢家。而这位小禁区之王和足球的纽带也将延续下去,对荷兰足球而言是一件幸事。

丹尼布林德

文章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均为酷伯尼体育原创文章,转载或复制请以超链接形式并注明出处。